澳门财神国际_官网进入 诗城澳门财神国际_官网进入 澳门财神国际_官网进入

父亲的锄头

2020-11-15 12:01 来源:长龙中学 龙学文

父亲的锄头又断了,这次是从锄头颈部断成了两截,他要我把锄头带去镇上修好,父亲说一天都离不开它。

小时候,我常跟着父亲去地里玩,看见父亲挖地时,脱去外衣,双脚一前一后站定,一只手紧握锄把尾部,一只手紧握锄把中间,使出全身力气扬得很高,就像一只蓄势待发的猛虎,伴随着“嘿”的一声,锄头在空中飞舞,画出一个半圆深深的扎进了泥土里;然后用力把锄把尾部一橇,厚重的土被橇开,顺势一拉,就把泥土翻过来了,一瞬间又回转锄头,用锄头颈部朝新翻的土上一磕,泥土就散了。父亲身上的汗水也伴随着这一磕滴在了新翻的泥土上,泥土的香味也随之扑鼻而来。父亲越挖劲越足,挖了几锄又朝前摞几步,不时回头看看地里是否平整。回家时,我总是抢着给父亲背锄头。扛在肩上,我觉得锄头就是父亲挚爱的武器,自己就是一个凯旋的战士。锄面既长又宽,锄刃处似弯弯的月牙,被泥土磨得雪白锃亮,锄把也被手磨得光滑,木纹清晰可见。我问父亲:“为何要把锄头做这么大?”父亲说:“地要深耕,把下面有肥力的土挖出来,庄稼就长的好了,锄头宽长,才挖的深了。”

父亲就这样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一锄一锄的翻土、耕种、收获。父亲在锄头上挥洒着他的汗水,锄头累弯了他的脊背,侵蚀了他的容颜,也撑起了一个家。在这个家里,我们吃的饱,穿的暖,有学上,成了家,立了业。

如今,父亲已经73岁了,仍然离不开他的锄头,去地里都要带着,哪儿有根草就挖掉,回来后把锄头洗的干干净净。我经常劝父亲放下锄头,他总是说“锄头放着会生锈,地不耕会长草。”

锄头是父亲的伴侣,从14岁开始一直陪他到现在,他怎么放的下了。望着损坏的锄头,父亲又怎能忍心将它丢下了,还是让它继续陪伴父亲吧!

编辑:丁敬清

返回顶部